小镇莱超坑一蹲不起

小镇莱超 蝙超 超受控 all超 不逆

【Smallville】【莱超】【ABO】绝对领域/ chapter2

chapter1: http://qingtanyimeng.lofter.com/post/1cf7fcdf_12181768

Chapter2

“看来你昨天过得不错,boss!”Mercy双手抱臂,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着Lex,Lex都快被她盯穿了。
“我不知道你这么关心我的私事?”Lex笑了笑,被人关心是有趣的,鉴于他对“关心”这种体验少的可怜。
“你是我的boss,我当然关心你和你的身体健康。你的精神病毒毒素都要爆表了,虽然你每天注射2.33 mg的抗体,但现在的剂量已经是极限了,却无法抑制毒素的扩散。Lex, 你会毒发身亡的。”
“如果能在毒发之前找回我的记忆,那再好不过。”Lex笑着答道。
死亡似乎并不能威胁这位光头亿万富翁一丝一毫。
“为何你能毫不为之所动?你简直每天在刀尖上行走,稍有不慎……”
“Hamilton博士到了吗?我需要跟他探讨下一阶段的工作。”
“Lex!不要再研究找回你记忆的小玩具了,你要死了!”Mercy抢先一步挡住Lex的去路。
“Mercy!记住我找你来是干什么的!你是我的保镖,不是我的保姆!”随着Lex周身气压的下降,两人僵持了片刻后Lex率先放软了语气,"去把Hamilton博士找来,别让他等太久。"
Mercy看了Lex一眼,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办公室。

Clark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在正义联盟的会客大厅见到Mercy,毕竟每次见到她的时候不是一片狼藉的战场就是跟Lex的对立中。
"超人。" Mercy看到超人向她走来,她起身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跟她的老板一样疏离冷漠,却有礼貌多了,Clark在心里这么评价道。
" Mercy小姐,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虽然正义联盟刚刚成立,找上正联主席的事不少,但这不代表一向跟自己意见不和的Lex会主动向正联或超人伸出橄榄枝,除非地球遭受了威胁……Clark在心里无奈地补充了一句。
"我是为了我的老板而来。" Mercy开门见山地答道。
"他要死了。"
作为接受过特殊训练的顶级杀手兼保镖,摒弃情感是她的第一课。她随时要准备着战斗,感情波动和共情向来是杀手的致命伤,这是她最不需要的,但这不代表她不会使用,恰恰相反,如果共情使用得当,她可以在战斗中变得相当难缠。
即便超人掩饰的很好,但有一瞬间,Mercy切实感受到了面前这个氪星人巨大的情感波动,超人非常在乎Lex,一如Lex在意超人。即便Lex一直厌恶着超人,甚至一直扬言要杀了他,但他一次都没有真正下得了手。Mercy心里比谁都清楚,比起杀了超人,Lex更想要的是征服这个男人——地球上最强大的存在。Mercy望进这双诱人堕落的澄澈蓝眸中,这男人是救世主还是撒旦,谁知道呢。但Mercy敢断定,超人一定不会让Lex死,让超人跟死神去争夺一个堕落的灵魂,想想便是好戏一场。
"可以告诉我详细经过吗?"在巨大的错愕和恐惧过后,Clark用艰涩的声音问道。
"是精神病毒,Tess Luthor做的好事,她死了,把解药也带进了坟墓。病毒一直在荼毒着Lex的生命,这是精神病毒的样本,我可以给你,但……请你救救他。" Mercy声音中的迫切刺痛了Clark。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告诉……我。" Clark可以理解Lex因何不告诉超人,但他不懂为何Lex对Clark Kent也守口如瓶。
"你疯了吗?你是他的敌人,天知道你得到这个消息是想救他还是想他早点死。" Mercy嗤之以鼻。
"但你来找我了。" Clark冷下脸,如果超人在Lex心目中如此不堪,那真够Clark气到把地球当球踢了,虽然理智上他不会这么干。
"这是一场赌注,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超人。" Mercy整理了下仪容,踩着高跟鞋优雅地离开了正联大厅。
Clark握着手中的病毒样本,他需要找到一个精于此道或智商超群的朋友来解决问题,比如说Bruce Wayne。

Bruce见Clark面色冷峻地进来,便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等着他。不是高额的战损赔偿,就是什么重大难题,二者相较,Bruce希望是后者。
" Bruce,有件事,我想除了你,我找不出还有第二个人能解决。"
谢天谢地,"是什么?Clark?" 面对难题的Bruce永远是认真严肃的,加上他低沉的嗓音,总有种安定人心的力量,在这样的力量中,Lex要死的冲击对Clark而言减轻不少。
"这是一种精神病毒,我需要……抗体,永久性的那种,因为中毒的人就快要死了。"
"他中毒多久了?" Bruce一边将病毒放在高倍显微镜下观察一边问道。
Clark在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不到三个星期"。
按照Lex的个性,在他知道自己中病毒的时候就应该开始考虑对策,他一定已经尝试了数百种解决方法,但,看样子收效甚微。心念电转间,Clark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这种病毒不是地球上的东西。" Bruce低沉的声音传来,"所以想制解药绝非易事。"
"那,中这种病毒的人,还有,还有多长时间。" Clark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最多一个星期。" 
Clark像脱力了一样晃了晃身体,他扶住桌角才不至于让自己摔倒。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中病毒的人是谁了,Lois lane? Kent夫人?还是……Lex Luthor?"
Bruce心中早有计较,除了那个Luthor,谁还能让自己的好友如此失态。
"是Lex,他中了精神病毒我是事后知道的,他会失去部分记忆,多数是关于我的。但我没想到的是,这种病毒居然会威胁他的生命。" Clark痛苦又内疚的表情让Bruce烦躁,他认识Clark这么久,除了Lex Luthor,没有人可以令Clark这么痛苦。
"这种病毒有比癌细胞更快的扩散速度,想必Luthor现在应该已经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并发症。"
"你,你说什么?"
"他正在遗忘。"

Lex快疯了,刚开始只是一些细节,Lexcrop股份的密码,Clark的生日,会议的日期时间……现在,他开始变得健忘。Lex徒劳地靠在办公椅上,他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坐在这儿,Lex crop在蒸蒸日上,而它的掌控者却日益衰竭。遗忘,这真是对一个天才大脑的巨大嘲讽。Lex面上浮现出一个虚弱又讽刺的笑。他不惧怕死亡,却恐惧遗忘,他不想再遗忘任何人,尤其是那个人……
说道那个人,他忽然听到窗户上不轻不重地敲击声。
不出所料,超人漂浮在窗外,那人指了指窗户,示意自己开窗。
为了防范这个外星人,Lex将整栋大楼都嵌入铅板,包括外层的镜面玻璃都混入铅。超人看不到Lex办公室内的情况,Lex却可以俯瞰整个大都会,包括在外面飞来飞去穿着红蓝制服的超人。
Lex有些头痛地看着外面的氪星人。超人脸上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无辜,还带着点焦虑。夕阳下,那双无暇的蓝眼甚至掺杂了些绿色,清浅的瞳孔就像撒了碎裂的星辰,美得令人窒息。
超人就像个走丢的小动物,在巴巴等着主人认领一样。
"开窗"下达了命令后人工智能自动解锁打开了窗子。
Clark如同子弹般咻地飞进来。
"你想见我可以预约,你知道Lex crop前台怎么走吧?" Lex挑眉说道。
"我下次会的。" Clark回答。
"你知道我这里不欢迎你吧,如果我拒绝开窗户,你也只有滚蛋的份儿。"
"我想你知道我完全可以把这玩意儿砸开,我甚至可以带你走。" 
"哦,那你还真是成熟啊,正义联盟的主席。"这句话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嘲讽了。
" Lex,你没必要对我这么刻薄,我不会伤害地球,更不会伤害你。" 
超人的声音软软的,听在Lex耳朵里,竟带着些不易察觉的委屈。Lex归咎于精神病毒对自己的影响,这玩意儿不仅会蚕食他的记忆,还会妨碍他的判断。
"你要怎么证明?" Lex走到超人面前,挑衅地说道。
Clark真的有些生气,以前的Lex可不是这么尖锐甚至是刻薄的,上帝,他怀念以前的Lex。
Clark飘到Lex面前,忽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紧紧箍在对方腰间,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了出去。
"外星人!你疯了吗?" 耳边的冷风呼啸而过,Lex在超人的怀里失态地叫出了声。
"如果我现在松手的话,你会死无葬身之地。"超人在Lex耳边轻声回答。
"你一定是疯了!你这是绑架!还有威胁!我绝对会请最高明的律师团队起诉你,把你送进阿卡姆!"
Clark被Lex放狠话的样子逗笑了,"如果你搂着我腰的手不要这么用力,我甚至会害怕你说的那些话。"
一向以理智冷静甚至是冷酷著称的Lex Luthor觉得自己从未这么丢脸过,精神病毒都没让他这么丢脸。不过不得不说,超人的腰,手感一如他想象中那么好,很细,很柔韧,没有一丝赘肉,再往下就是丰满挺翘的臀,如果自己向下,或许性骚扰的罪名会成立,但现在是半空中,没有目击者,超人又绑架了自己,去他的性骚扰。
当Clark感到一只手覆在自己屁股上并不断揉捏时,他瞬间浑身僵硬。
他对上Lex的眼睛,后者勾了勾唇角,一脸的理所应当。
"你还真是成熟啊,Lex crop的总裁。"
"彼此彼此。"
然后两人都没有说话,Clark带着Lex一直慢悠悠地飞着,他们眼看着日头西落,远方一片紫红,然后暗色一点点包围他们,天空浮现出点点星辰。
他们的脚下,是大都会通明的灯火,比头顶的繁星更加耀眼。
"很久以前,有人问我是否相信人会飞翔,你觉得怎么样?Lex?飞翔的感觉?" Clark忽然问道。
"那人一定不知道,被问的对象伪装的有多辛苦,肯定要准备一大筐谎言来欺骗他。" Lex撇了撇嘴,不屑一顾。
" Lex!我那时候还不会飞,我不会知道!" Clark气鼓鼓的。
"好吧,好吧!你能带我飞,是因为你凌驾于凡人之上,就像现在,你一松手,我就会跌的粉身碎骨。超人,我们的鸿沟是无法逾越的。人类的命运,不应该握在除自己之外的生物的手中。人类需要的是自救,而不是外援。" Lex望着Clark的眸子,Clark承认,有一瞬间,他被Lex说服了。
" Lex,闭上眼睛,仔细聆听。" Clark轻轻说道。
Lex如他所言闭上眼睛。
"你听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听到。"
"但我却听见了一切,人类的祷告,呼救,哭泣,挣扎……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在耳边一样真切。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让我不得不做出选择。Lex,我有阻止罪恶的能力,当坏事发生了,如果我不出手阻止,那责任会算在我的头上。"
Lex沉默了,超人的境界和视野,是他所不能企及的。Lex可以坦然地承认,他对超人的憎恨绝无私心,相反,他甚至很喜欢超人,非常喜欢,但他无法容忍这个凌驾于凡人之上的神祗左右人类的命运。
" Lex,夜深了,我送你回去。"
一阵风吹来,Lex忽然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甜美如橙花,却夹杂着苹果的芬芳,像冬日里的阳光,非常非常温暖的味道,这个味道,令他心醉神迷,而面前的男人,似乎跟某个影子重合。
"你说的不错,是该回去了。" Lex若有所思。
"还有一件事,Lex,你的精神病毒……"
"够了!超人,今天过后我们依旧是敌人,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 Lex!你怎么能这么固执?你可以恨我,但前提是你得有命恨我!" Clark紧了紧搂在Lex腰间的手臂。
"你又知道什么,从我中病毒到现在我一直在寻找抗体,但很不幸,我没能找到杀死这种病毒的解药……"Lex的声音充满了苦涩。
" 我知道,Lex,我不会让你死的,求你,别放弃。" 超人破碎的声音传入Lex耳中。
Lex忽然笑了起来,"超人,你对所有敌人都这么仁慈吗?"
Clark对他怒目而视,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说笑?
" 你的这种仁慈,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到时候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远远地看到Lex crop的巨大标志,Lex隐藏好自己的情绪,在冰凉的夜风中,他的心情简直好的不可思议。
" L, Lex,我,我明天还能来找你吗?" Clark觉得自己一瞬间又变回了10年前的小镇男孩,笨拙到跟Lex说话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别傻了超人,我们是敌人,而且我说了,想见我,先去预约!"
"那我就当你同意了。" Clark微笑起来,转身离去。
Lex挑了挑眉,好歹这个缺乏管教的氪星人不会随便钻窗户了。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