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莱超坑一蹲不起

小镇莱超 蝙超 超受控 all超 不逆

【Smallville】【莱超】【ABO】绝对领域 /chapter1

标题:绝对领域

原作:Smallville

分级:R18

警告:强暴/非自愿性行为 

配对:Lex Luthor/Clark Kent

设定:人类是两性,氪星人性别分为ABO,超人是Omega,因为氪星人比人类寿命长的多,所以第二性别分化会非常非常晚。

莱总和超人请带入小镇莱超,加入部分《少年正义联盟》设定。

莱总性格为SV+少正结合体,更狠,更腹黑,更心机。

CK性格为布兰登超+SV小超结合体,有SV超的倔强和布软登超的温柔,因为成长了脾气比小时候变好了很多很多,无论什么事情都很难让他生气,除非是跟Lex有关的事。

接小镇结尾后,CK成为了超人。Lex因为精神病毒的关系忘尽与CK的前尘往事。

我就想开个车,不知道为什么铺垫了这么长……哭

Chapter1

 

A Poison Tree

《毒树》

I was angry with my friend;

我对朋友满心怨怼;

I told my wrath, my wrath did end。

倾诉之间,怒火消散。

I was angry with my foe;

我对敌人满心愤怒;

I told it not, my wrath did grow。

我闭口不谈,怒火蔓延。

And I watered it in fears,

我日夜以泪水,

Night and morning with my tears;

在恐惧中浇灌愤怒;

And I sunned it with smiles,

我用微笑和虚伪的诡计,

And with soft deceitful wiles。

还有温柔地欺骗使其灿烂。

And it grew both day and night,

它日夜攀援,

Till it bore an apple bright。

直到结出一颗甜美的果实。

And my foe beheld it shine,

敌人开始对其垂涎,

And he knew that it was mine。

他知道那属于我。

And into my garden stole

当夜幕笼罩于花园之上,

When the night had veiled the pole;

他悄然而来试图窃之;

In the morning glad I see,

清晨我高兴地发现,

My foe outstretched beneath the tree。

我的敌人横尸树下。

 

Lex Luthor念完最后一句,轻轻地将旧牛皮纸封装的书本合上,他挑了挑淡色的眉毛:“这首诗作我的墓志铭再合适不过”。

“所以你的敌人到底是谁?超人?最近新来的外星人致远族?Vandal Savage和他的光明会?”Mercy插嘴道,她总是忍不住打断自己老板故作高深的时刻。

“你认为呢?”Lex随手将书本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

“鉴于你跟致远族和光明会的合作关系,我看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超人了。”Mercy耸耸肩,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老板与超人的“爱恨情仇”。

“Mercy,目光要放长远,不能只看眼前。”Lex笑着回答。

“那是你的职责,我的任务是保护你不受近在眼前的炸弹的伤害。”说着,Mercy一把推开Lex,一枚炸弹气势汹汹地撞碎了Lex办公室的巨大弧形落地窗,还好Mercy一把推开了他,否则现在躺在地上的除了断壁残垣和碎裂的油画框外剩下的大概就是Lex的尸骨了。

“我说了你应该换成最新型HVⅡ代防弹玻璃!”隔着滚滚浓烟,Mercy冲Lex吼道。

“谢谢你的建议,你的话对现在的情况真是——”Lex有些狼狈地爬起来,被一拥而进的四个恐怖分子包围起来,为首的那个正拿枪指着他的头。

“非常有帮助……”即便如此,Lex依然保持着他的优雅与风度,他缓缓地举起双手,用一贯非常有说服力的语气劝道:

“听着,无论谁派你们来杀我,我出双倍的价。”

“Luthor,像你这样的富豪大概以为全世界的东西都可以用钱买到!”握着枪的蒙面人恶狠狠地说道。

“可惜……这世上也有钱买不到的东西,比如说,你的命。”

“不!”Mercy还没来得及冲上去保护Lex,歹徒便叩响了手中的扳机,一切都仿佛慢放一样……

一道红蓝的光闪过,等Mercy看清之后,那个被自己老板深恶痛绝的氪星人飘在战损严重的办公室中央,四个歹徒都已昏迷不醒。

“嗨,Lex,好久不见……”拥有着漂亮脸蛋的外星人向Lex打了声招呼,额头上的小卷毛被从窗外溜进来的微风吹散下来。看起来有点天真的可爱,Mercy在心里这么评价道。

“超人……”Lex浅色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Lex”,超人连忙解释道:“我听到你这里的动静,就过来看看。”

“哦?”Lex挑了挑眉毛。

上帝啊,无论过去多少年,在Lex面前,我总像个幼稚的孩子。Clark有些自暴自弃的想。

“我说过了,超人,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你管好你自己就可以。”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Lex口气冷硬地回答。

“处理?你打算这么处理这个离你脑袋不到5cm的枪口?”与其说超人是因Lex对自己的冷漠态度而生气不如说是因Lex将自己的性命至于险境而生气。

Lex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转头走向身后的墙壁,手指飞快地摁下几个虚拟键,呈360°围绕着整个办公室的暗枪显露了出来。

“这些声控暗枪的发射速度只有0.01秒,它们被植入LexCrop最新的人工智能芯片,可以自动识别敌人。一颗子弹中的麻醉成分足以制伏一头大象,如果不是你来,在他们开枪之前这四个人早就倒下了……”说完,Lex双手抱臂,似乎是在欣赏超人澄澈的蓝眼中由惊愕到钦佩到不知所措等情绪的快速转换。

超人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过了片刻,他沉默地飞出窗外,留给Lex一个头也不回的背影。

“你撒谎。”Mercy评价道。

“如果你真能用暗枪制伏这四个歹徒,你早就这么干了,怎么可能会等到他来。”Mercy热衷于揭穿自己的老板,顺便欣赏他吃瘪的有趣表情。

“你可以把这想象成一个技术故障。”Lex捡起自己掉落在地的公文包,一边往外走一边向保安下达命令

两人走到地下车库,Mercy忽然走到Lex前面,停下脚步,对着他一脸认真地说:

“Boss,你这是一场豪赌,赌注可是你的命,如果他不来……” 

“他一定回来!”Lex忽地打断了Mercy的话。

“他热衷于扮演这个世界的救世主,他满足于听到人们的赞美,在他眼中,我们所有人都是猴子,甚至更微不足道。”Lex转过脸来,脸上的表情令人不寒而栗。

“而我就是要向他证明,没有他,人类也可以自救,他眼中的猴子,并没有那么一无是处。”

将神子拉下神坛,看着超人坠落泥淖,没有比这更令人心情舒畅的事了。

Lex当然可以自救,但他就是要等,等到那个令他心烦意乱的家伙,披着他滑稽的戏服,上演一出超级英雄拯救平民的戏码。只有在这个时候,Lex才能真切的体会到氪星人给予这个世界的到底是什么,这个世界究竟堕落到何种地步,放弃自救只等着超人拯救的愚人们啊……

Lex阔步向前走去,还有半个小时就是跟Clark见面的时间,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耽误了这次约会。

 

 “嗨,Clark!希望没打扰到你!”

电话里传来了Lex的声音,Clark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听着Clark,你已经27岁了,你不是小孩子了,跟Lex约个会没必要这么紧张。

当然,当然,Clark当然不会紧张,他又不是超人,哈哈,这笑话真好笑……

Clark觉得自己快要分裂成两个人了,Lex对超人的态度令他绝望,Lex对Clark切实的迷恋让他疑惑。

“嘿,Lex我快要下班了,你现在在哪儿?”Clark一边将电话夹在肩膀与耳朵之间一边整理资料。

“我就在你们公司楼下。不用着急,为你,我有的是时间。”

“额……好的,我马上,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Clark苦着脸挂了电话,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乡村男孩?”最近刚结婚的Lois整个人都浸润在甜蜜的气息里,对Clark说话的语气似乎都温柔了许多。

“如果,我是说如果,A喜欢上了B,但B不喜欢A的真实身份,他只迷恋A的假身份,那A应该怎么办?”Clark在描述的时候声音都有些沙哑。

“Wow,听起来A像James Bond。如果B接受不了A本身,那他就不配得到A的爱。”Lois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Well,谢谢你Lois,你的话真是——很有帮助……”

Clark觉得自己完了。他在17岁的时候明明有机会向Lex坦白一切,但他太过恐惧,他放弃了,哪怕对Lex他也守口如瓶,于是他们越走越远,直到步入了两个极端。

现在他27岁。而Lex因为精神病毒忘记了他们之间的一切,唯一不变的是Lex视超人为威胁。十年时间,兜兜转转,Clark又回到了起点。

“这真是太好了……”Clark背着单肩包走上电梯,一脸的沮丧。

“嘿,Kent先生,你喷了什么香水吗?好好闻……”Jimmy耸了耸鼻子,一股甜美的苹果和橙花混杂着冬日里阳光和雪原温暖又冷冽的味道钻入鼻中,Jimmy觉得自己嗅到了天堂。

Clark抬手嗅了嗅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味道。

“额……还是老样子。”Clark唯一用的香水是近期Lex买给他的,作为生日礼物。想到香水天文数字一样的价钱,他本不想要,直到Lex说:“别告诉我你们Kent家的人有跟礼物过不去的传统。”

只一瞬间,记忆便回到了Clark16岁的那个夏天,Kent农场的院子里停着一辆扎着蝴蝶结的豪华卡车,附带一张署名为“保时捷疯子”的卡片。那是Lex送给他的第一个礼物,后来他去Luthor大宅将钥匙还了回去,Lex当时说了和现在一样的话。尘封的记忆总是在人毫无防备的时候出现,想起了那时Lex有些失望和落籍的眼神,Clark鬼使神差地收下了那瓶价格不菲的香水。

“好吧,可能你的香水一直都是这个味道,今天你喷多了……”Jimmy猜测道。

“叮”Jimmy的楼层到了。

 “总之,回头把香水的牌子给我,我要给我女朋友买一瓶!”Jimmy踏着欢快的步伐出了电梯,

“可……这是男士香水……”Clark估计自己的话Jimmy是听不到了。

“嘿,不好意思,我来迟了!”Clark一眼就认出了那辆银色的保时捷,这么多年,Lex的品味一切如旧。

“想吃什么?”Lex问道。

“随你。”Clark答。

一切是那么地自然而然,仿佛10年前某个Clark放学后的傍晚,Lex开车路过Smallville高中,他会带Clark找各种各样的餐厅吃各种各样的美食,Lex总能找到好地方。还有天知道Lex是不是正巧路过学校。

想到这里,Clark咧开嘴笑了。

“你在笑什么?”Lex一脸纳闷地问道。

“没什么,我在想我高中时的一件趣事。”

“说来听听。”Lex饶有兴趣。

“我高中时救过一个人,他送了我辆卡车。”Clark笑道。

“Wow!那个人很有我的风格,然后呢?”Lex一边飞速飙车一边侧过头,他竟看到了Clark满眼的温柔。

“我把车给他退回去了。”

“我敢肯定他伤心了好久。”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Lex断言道。

“我爸不让我收他礼物,他说救人的目的不是为了得到褒奖。”

“听起来你爸是个智慧的人!”目的地到了,Lex一边赞赏一边下了车,为Clark打开车门。

“也不全是,他也有错的时候。”Clark回答。

“人无完人。”Lex自然地揽过Clark的肩膀,两人一起进了一家美式餐厅。

这家店的价格并不昂贵,相反非常亲民。

“你最爱的垃圾食品。”Lex不满又宠溺地看着Clark并把菜单递给对方。

“Lex你是最棒的。”Clark翻开菜单,将里面所有高卡路里的食物点了一圈,才心满意足地合上菜单。

一顿饭两人吃的都很开心。Lex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开心过,他不记得自己上次这么轻松是在什么时候,跟谁。但有一种感觉,模糊的感觉,大概是十年前,有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划过,Lex记不得那人的年龄和长相,他只在梦里见过他一次,他笑起来,像个小太阳,就像面前的男人,可以温暖他整个世界……

 

 

 

评论(9)

热度(110)